Chatte's Chatroom

關於部落格
搬家了,我們新家見!
  • 1679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總要蚤到你

所以,我家的皮皮就這麼被跳蚤全面佔領了!

我回家都會抱抱皮皮並幫他梳毛,皮皮也會很可愛的呼嚕喵一聲,歡迎我的歸來(說不定皮心裡想的是「我的僕人終於滾回來了啊」…),直到某天梳毛時在他的臉頰發現一個小黑點……撥開毛一瞧,那芝麻大的黑點竟是跳蚤!我欲除之而後快,沒料到這跳蚤還挺害羞,身子一扭又急急躲進毛裡,緊抓著皮皮的毛,怎麼捏也捏不掉。
跳蚤不久便展開復仇計畫,凡與皮皮有「肌膚之親」的都陸續被叮咬,我的腿上還有一排跳蚤包四連發,癢到令人抓狂。

眼見皮皮變成芝麻蛋捲皮(為什麼這時候我會想到食物呢?),我腿上也一堆紅豆冰,心裡是又氣又心疼,於是展開除蚤大工程:
1.先幫皮洗完澡,除掉一些跳蚤。
2.帶他去動物醫院用除蚤專用劑再洗一次澡。
3.打預防針並每月使用「蚤不到」滴劑除蚤
4.家裡使用水煙殺蟲劑除蚤。
5.衣物使用強力洗潔劑與漂白水消毒殺菌。

說到跳蚤,不能不提善用譬喻手法 John Donne 的 seduction 名作《跳蚤》(The Flea)(本格曾介紹過 Donne的另一作品—《告別辭:請勿悲傷》A Valediction: Forbidding Mourning)。跳蚤叮了女人又叮了男人,在男人的幻想裡,兩人的血液在跳蚤的體內結合,跳蚤的身體於是成了婚床,也是婚姻的殿堂。原本討人厭的跳蚤,此刻竟也神聖了起來。只是我沒這麼浪漫,我的腦袋裡只想到趕快擦藥來止癢…況且誰知道跳蚤之前叮了誰,肚子裡這麼多人 / 貓 / 狗的血,豈不成了雜交嗎?

現在皮皮身上似乎較沒看見跳蚤的蹤跡了。不管怎樣,我都希望有養寵物的各位,千萬別被「蚤」到,否則又是一場硬仗要打呢。
熟睡的皮皮
(圖說:皮皮的這個睡姿...真的很像人。)

【延伸閱讀】
《跳蚤》The Flea原文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